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1) 

每次开车路过DD的学校的时候, 她总是很自豪得宣布: 这是我的学校! 是啊, 她很爱她的学校, 虽然并不美丽, 却是她, 除了家以外, 最喜欢的地方.

只是这样的结果, 其实是我们所没有预料到的.

第一次知道这个学校, (下面就称学校A吧) 是3年以前. 大女儿学校里的一个在小伙伴转到了这个学校, 他们说女儿非常的喜欢, 我们也便好奇的去看看. 想换学校,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听说这个学校是有中午饭的. 当时每日给女儿带去的饭常常又被带回来90%, 我正为她每日的午餐伤透了脑筋.

学校A在一个陈旧的西裔教堂的后身. 前面一个铁围栏围起来的小小的游戏场. 上去教室的台阶有些旧. 房间也看起来旧旧的, 小小的窗户上挂着小花布窗帘. 这一切看起来都让人失望. 这一切离我心里”赏心悦目”的游乐空间相去很远. 对比起女儿当时的学校宽敞明亮, 后面很大的操场, 完整的游乐设施, 这个实在过于简朴了. 以设计为职业的我, 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很看中表相的人. 我们就连资料都没有拿就离开了, 也当即决定不给大女儿换学校了. 不过, 我们注意到, 老师里面有两个中国人的面孔.

一转眼, 大女儿从PRE-SCHOOL 毕了业, 就快上KINDERGARTEN了. 二女儿16个月了, 也要上学了. 看了几家学校, 很快定了一家离大女儿的小学很近的一家, 就叫做学校B吧. 学校B看起来象个二层的独立住宅, 里面干净整洁, 尤其是美丽的院子, 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活动台面, 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参观的那天, DD一进门, 一个小男孩立刻来领了她的手, 领着她来到院子里, 两个人上上下下的就在院子里玩了起来, DD豪兴早已是是这个学校的一员, 全然忘记了妈妈的存在. 这个学校学费比大女儿原来的学校还贵不少, 老师带的学生也要多一些. 但是, 看着这美丽的庭院, 女儿快乐投入的样子, 我们就这样决定了下来, 入学的日子定在了9月份的第二个星期, 那时后, DD将刚满20个月.

然而,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 突如起来的事件改变了一切.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2)

月底, 当大女儿开始了她的小学生活的时候, 小女儿却躺在了儿科重症监护病房里. DD被诊断生了脑肿瘤. 我给原先定好的学校打了电话, 告知他们我们将不能去上学了. 打这个电话的时候, 我的心里充满哀伤甚至绝望. 我知道DD将非常喜欢这个学校, 她天性快乐温和, 聪明伶俐, 对陌生新奇的环境总是充满好奇而不是恐惧. 19个月的小人儿, 已经能说好多整句的话, 她早盼望着象姐姐一样去上学. 我无法克制的想象着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 然而, 每次警醒过来, 却都失望的意识到, 本该是梦的, 却偏偏是真真实实的残酷的现实: 我的DD, 现在在生命线上, 未来在哪里, 是我们所看不到的.

这接下来的日子是我们所度过的最艰难的黑暗的日子. 然而, 19个月大的DD, 却坚强的走了过来. 手术的前一天晚上, 她昏迷了. 紧急救护之后的清晨, 她经历了8小时的脑手术. 手术后很久她都在昏睡中, 那时候我们心理的恐惧无以描述, 因为不知道她是否还会清醒过来. 后来当她终于苏醒过来, 虽然身上插满了管子的样子让人心碎, 但毕竟生命好像又重新充满了希望. 慢慢的, 她说出了手术后第一个字, 后来, 又重新坐起来, 再后来, 她再一次学会了走路… 几个月过去, 我的小DD已经很大程度的恢复了, 但是, 她不再能跑, 不再会跳, 也不会上下台阶了. 脑手术在她的小脑上留下了一些伤痕, 造成了她大运动技能的退后. 我们也发现, 在家里的日子里, 尽管我一天24小时的陪伴着她, 带她去一星期3次的理疗, 去图书馆的各种活动和音乐课, 但她的个性变得很害羞起来. 她的心理医师的报告建议在她尽快开始PRE-SCHOOL, 将有助于她的各方面的发展. 于是我们再一次开始了寻找学校的过程.

我仍然喜欢原先注册过的那家学校. 但是, 那个美丽丰富的后院游乐场现在却变成了不能克服的障埃. 更考虑到老师少学生多, 脑海里好像看到了女儿一个人摔倒在楼梯上可怖场面.

我们又想起来大女儿读过的 PRE-SCHOOL, 她在那里度过了从1岁半到4岁半的3年时光. 学校比较远些, 但是, 我想那是一个DD所熟悉的环境, 因为, 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 我每天带着她去接姐姐放学回家, 老师对已经认识她, 也都很喜欢她. 不过这次, 心里好象总是有些什么不妥的地方, 于是, 我跟学校要求先带她去观察一下. 我们在TODDLER 组里度过了两个小时. 在这两个小时里, 有一个CIRCLE TIME, 大概15分钟, SNACK15分钟. 其余的大多时间, 好像看到老师不停地给小朋友换尿布, 不换的小朋友就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 还有小孩爬到桌子上, 其中几个很凶, 不停地去推搡其他的小朋友. 不到小孩子哭了, 老师是顾不上他们的. 所以, 教室里就充满了小朋友的哭声, 和老师的训斥声. 最后的时候, 全体一起来到GYM玩, 那里都是一些软软的垫子, 斜坡, 隧道. 我想这个应该没有问题, 可是, 不到5分钟, DD就差点被又跑又跳的小朋友撞倒. 我们离开的时候, 我知道, 这个大女儿曾经喜欢的地方, 却对小女儿不合适.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3)

这次的经验让我意识到, 也许应该找一个MIXED AGE GROUP, 因为, 很多在上面学校里看到的问题, 如果在1岁半到两岁这个年龄组里所不能避免的. 同时学校的活动应该更有组织一些, 而不是以放羊为主. 又看了几个学校都不满意, 或者没有空, 有很长的排队名单. 这时刚好有个认识的妈妈说离我家不远的那一个 MONTESSORI很好. 就决定去看一下. 其实这个学校以前考虑给大女儿换学校的时候也看过了. 当时她很喜欢因为一个教室里有养了一只小兔子, 但是, 因为这家学校下午3点就结束了, 当时也没有EXTENED CARE, 所以, 就没有考虑. 现在, 反正也不打算让她上全天, 所以, 就不是问题了. 女儿进到这里来, 将是最小的孩子. 其他的孩子都是3岁到5岁之间. 这正是我希望的.

去参观的时候, DD趴在我的肩上, 没有什么表情. 一个中年的老师, 看起来很温和. 她带我们看了学校, 大概介绍了一下. 这里的房间高大宽敞. 朝东的一面全部都是玻璃窗. 教室里面没有GYM一类的设施, 全部是平地. 一排一排的矮架子沿着墙整齐地放着, 里面是各种MONTESSORI 的玩具. 女儿的注意力非常好, 我想她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后来又见到了另外3个老师, 全部都是年轻, 美丽高挑的女老师. 赏心悦目的环境, 赏心悦目的老师, MONTESSORI 的体系, 别的家长的推荐, 好像十分完美. 不用再选了, 这正是我想给女儿的环境.

再最后定下来之前, 我跟老师约了一个时间, 是时候需要告诉她DD的情况了. 跟老师见面之前, 我的心理竟然很紧张. 我多么喜欢这个学校, 可是, 如果老师知道了DD的情况, 她们还会接收她吗? 可是要提出的要求是一定要提出来的.

“我们都很喜欢你的学校, 希望能将DD送来”. 我开了场. 老师看着我, 脸上是”当然”的表情. “不过在开始之前, 我想跟你说, DD在几个月前刚作了脑肿瘤切除. “在难以掩饰的震惊神色之后, 老师的脸上充满了同情:”你要不说, 我是看不出来的…,对你们来说这一定很可怕…..” 我心理有想哭的感觉, 但是, 脸上尽量的平静. 我在心里说, “请你不要同情我们, 我只需要你的理解和一点点的帮助. ” 我递上了在DD的心里测试报告 (这是她治疗程序里的一部分), 那里面描述她温和平易的个性, 远超出她年龄的智力,语言和FINE MOTOR SKILL 的发展, 以及, 由于肿瘤和手术所引起的大运动技能的倒退. 然后我对老师说了我心里想了很久的话: “DD虽然经历这吗大的手术, 但是, 她其实与别的孩子是差不多的, 只是需要麻烦你, 请你在几个方面稍微给她些帮助. 一个是, 在从教室去操场的坡上, 请你牵着她的手. (这个学校的游乐场很小, 也很简单, 只有一个沙坑, 和一些车子. 没有爬高的设施. 但是, 从教室到下面的游乐场, 因为地形的关系, 要走一条长长的坡道. )第二, 出门到院子里玩的时候, 尽管天气并不热, 请你给她戴上帽子. 因为她不可以接收很多的阳光照射. 第三, 对于她后脑上手术留下的痕迹, 请不要在她的面前讨论… 她还太小, 不能够理解具体的内容, 却能够体会别人神色和语气. 我希望她忘记所经历的劫难, 跟别的孩子一样长大. 老师对每一个要求都做了”没有问题”的回答.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 我问DD, 你喜欢这个学校吗, “喜欢”, 她这样说了, 我的心里也满是舒畅. 为了让她慢慢适应, 我们选择每星期两天, 每天9-11:30的时间.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4)

第一天上学是个星期二的早晨, 一切都似乎很顺利. DD高高兴兴地坐上了车. 将她交给老师的时候, 她顺从地去了. 这个学校的规定是, 家长不可以陪同, 即使是第一天. 我站了一下, 她似乎还好, 看着别的小朋友玩, 虽然没有参与, 但是, 很好奇的样子. 老师示意我可以走了, 于是, 我喊了DD的名字, 跟她再见. 这时, 她才突然意识到妈妈真的要离开了, 大声哭了出来. 大女儿上学哭了很多个月, 经验是我走开, 她的眼泪就在5分钟以内停止. 我快步地离开了. 眼泪虽然止不住, 但是, 我告诉自己, 每个孩子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第一个从教室里被领出来的就是DD. 她仍然在委屈地抽泣着. 老师说, 这个上午, 并不糟糕, 虽然哭了, 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看着她红红的眼睛, 心里问自己, 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呢? 

第二天上学是星期四的早晨. DD有个个性, 就是很多事情要跟她解释清楚, 取得她的同意, 她就会配合去做了. 我将她放到车里, 便开始”循循善诱”. 她虽然有些不愿意, 但好像也没有很难. 而真正让我以为”终于开了头”的, 是去接她时, 老师告诉我, 她找到了一个朋友, 一个5岁的小女孩. 因为那个小女孩会讲中文, DD立刻成了她的小尾巴, 整个上午都跟在她的身边. 那个小女孩的样子有些象姐姐, 我想有了朋友就有了快乐了. 下午姐姐回来后, DD说了个什么我听不懂的话, 姐姐惊讶的说: 妹妹刚刚说的是公鸡的 SPANISH! 我知道每个星期的这个早晨, 学校有一节西班牙语课, 这莫快就用上了? 我开心极了.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5)

4天的间隔过去, 又到了星期二的早晨. DD高兴的坐到车里, 我们开出家门超山上走去. 后面的DD突然意识到是要去学校, 而不是我们平时出门的下山方向, 大声哭喊起来:”我不要去上学!” 我想再动用演讲技能已经太晚了.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 我把她领到早晨集合的操场上. 她紧紧的抱着我, 不肯下来. 费了好大的周折, 终于把DD给了老师. 我离开了, 带着眼泪, 带着心碎. 我开车到山坡上, 试图看看她怎样. 但是, 距离太远些, 听不到声音. 只看到她小小的身影, 孤独地趴在操场的围栏上.  二个小时慢慢的划过去, 我走在学校门外的长廊上, 便听到DD的哭声. 未等我敲门, 老师便把眼睛红肿的DD带了出来. 今天, 她喜欢的小姐姐没有来. 所以这个上午很悲惨. 我问老师, 能否将她的时间变成连续4-5个早晨, 中间没有那么长的间隔时间, 也许就容易适应了. 老师未加思索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她太小了, 这么多天, 太多了. 另外, 她总要我抱她…”, 老师眼里不情愿的神色清晰地流露出来.

回家的路上, DD早已雨过天晴, 我的心里确无法平复. 尤其是老师眼里的神色… 或许是我太敏感了.

星期4的早晨, 我叫了爷爷一起来送她好认识一下路, 因为这一天上午我有会, 不能在下课的时候来接她. 这个早上, 小朋友又都在下面的操场玩着, 等着教室准备好. 分离的时刻一样的难. 老师发过信的, 不可逗留, 我赶紧离开. 走去停车场的路上, 爷爷再次建议, “不要让孩子再这样哭了, 我和奶奶看着她多好! ” 对于老人家的好意我仍然是只能感谢, 却不能听从. 很多的原因在里面, 最主要的是, 我坚信, 一旦适应了, 学校是孩子应该去的地方. 我开了车从停车场出来, 把车停在昨天的山坡的上面, 我和爷爷想看看 她怎么样. 这时候, 我们看到让人心碎的一幕: 原本趴在围栏上的DD, 这时 在地上打起滚来, DD在家里无论多莫不开心, 都没有这样过啊! 足有几分钟过去, 3个老师无动于衷的坐谝慌? 一月的北加州, 天气有些冷, 天空也飘着一点零星的小雨. 愤怒, 心痛交织在一起, 我和爷爷从车里下来, 只有一个想法, 去把她领回来, 离开冰冷的水泥地, 也离开那些冰冷的人心…

出了门, 刚走了几步, 我看到一个老师抬头望我们的方向看了一下, 然后, 站起身, 去把女儿拉了起来, 坐在她的怀里. 我不知道老师是否看到了我. 但是, 女儿看起来平静了下来, 我也稍微平静了一下, 决定下午回家后再致电老师退学吧.

出乎意料的是, 回家后, 我收到了老师的留言, 她说, 通过两个星期的观察(实际只有4天), 他们认为女儿太小, 可否考虑推迟到她到3岁时在入学, 原先交过的6月份的DEPOSIT 可以留到DD重新入学的时候再用. 我打电话回去, 谢绝了她的好意, 告诉了她, 今天早晨,我看得的情景已经让我做了退学的决定.

其实去开会的路上, 我已经平静下来, 我并不恨老师,  即使DD从没有生过病, 2岁和3岁的孩子的适应力和适应方式和需求当然是不同的. 这个学校的老师没有带2岁孩子的经验, 所以会有些无措吧. 学校是我选的, 只能说, 选错了.

DD是否READY? 这个问题问来问去, 我不能给自己个答案. 大女儿去学校有个很长的适应过程, (就是每天早晨不肯去, 但每天晚上接她也不愿意回来) 但是, 我们从没有考虑过中途放弃. 但是对小女儿, 也许她已经经历的太多了, 对她的确有更多的不舍得. 就这样, DD有回到了家里. 我也继续我的白天妈妈, 晚上工作的状态.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6)

我们总以为, DD上学适应应该是容易的. 学校C的不成功经历让我们知道, 孩子的成长过程真的不是一条直线的. DD出生便是个快活的婴儿, 基本上不哭的孩子. 即使哭了, 只要问题以解决, 立刻哭声就止住的. 刚满5个月大的时候, 我开始带她去GYMBOREE的PLAY CLASS, 她是那一个组里唯一一个从没有哭过的孩子, 总是进了门, 就将妈妈忘在脑后, 跟着老师做各种动作. 有两个月的时间, 我带着她到东部去做治疗, 在那里, 她的快乐, 可爱, 笑容赢得了所有人的心. “What an amazing personality!” 一个陌生的人这样的说.记忆中, 她只有在一岁以前有过一段很短暂的怕生期. 我想, 也许她现在在经历的是一个SEPERATION ANXIETY 很重的阶段. 无论如何, 我们想, 这些都是长大过程的一部分. 给她一些时间, 给她一些群体活动的机会, 她一定会度过去的. 我们能做的, 就是, 制造机会.

一个星期3次跟理疗师复建, 3次两个不同图书馆的STORY TIME, 一次音乐科, 和其他能去的临时的活动. 我和DD去参加所有能去的活动.
有秩序的生活过得很快. 时间一晃到了4月份了. 一直在谈一个项目, 一点一点快变成真. 本来这个项目已经在一月份女儿退学的时候推掉, 但是客户来电话说可以等我推后些再开始. 这段时间内我慢慢的和客户讨论合同, 终于, 就剩下最后一点要修改的地方. 我也必须作一个决定了. 因为这个项目比较大, 还有合作的伙伴, 只靠晚上工作, 是没法完成的.

而这时, 虽然我们去很多活动, DD的进展却不大. 在家里又说有笑, 但在外面却仍然不肯跟任何人说话, 即使她的理疗的时候, 也总需要我在她的房间里面等候她. STORY TIME 的时候, 她也总是要坐在我的腿上, 而不是坐在圈里. 社区有一个一星期一次每次两个小时的PLAYGROUP, 我想这也许是个办法, 但是, 因跟理疗时间重合, 而理疗师又无法替我们调整时间, 就无法去了. 我想,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 都还是只有学校才是解决的办法啊, 我唯一要解决的, 是FIND THE RIGHT ONE.

我的MR. RIGHT 很好找. SCHOOL RIGHT 却不容易.

有人提议小型家庭式的DAYCARE- 可是能了解到老师, 却怎能了解到家里进进出出的别的人员? 不考虑. 我的邻居有一位单身的女性, 她人很好, 提出是否她能帮我看看DD, 可是去她家还是没有玩伴, 算了吧… 有人又推荐了一家学校D. 这家学校好多次被评为BAY AREA PARENTS的PARENT RECOMMENDED SCHOOL. 但是, 班里人太多了… SCHOOL E, 一家3语MONTESSORI. 小孩子都忙着”钻研”, 作业, 学校安静极了, 根本好像不是PRE-SCHOOL一样. 要是多些自由就好了…

这时想起在DD待过4天的学校B的上面, 还有另外一家学校. 又是MONTESSORI, SCHOOL F, 不管怎样看看都没有坏处. 我们去参观的时候, 小朋友在围了一圈唱着DD熟悉的歌. 原本挂在我脖子上不肯下来的DD, 情不自禁地松了手. 她站在门口, 看了一会,  然后对我说, 妈妈, 我喜欢这个学校! 我高兴极了, 这回, DD跟我心有灵犀! 这个学校的校舍是跟学校B一样的, 很宽敞明亮整洁. PROGRAM是一部分MONTESSORI, 一部分别的东西: 每个月的GUEST SPEAKER, VISITER, FIELD TRIP TO MUSEUMS, PARKS, 还有, 我最中意的, 是在学校内的每星期的芭蕾课和武术课. 这些课是自选参加的. DD当时周末在舞蹈学校上BABY BALLET, 如果这个能在学校解决, 就不用在占用周末时间了. 芭蕾和武术一类的课, 在我看来, 比写字读书对DD还重要些. 因为, 虽然她一周三次的PHYSICAL THEREPY, 但是, 进步并不明显. 能多些平衡运动训练, 一定会对她有帮助.

可惜的是, 学校要到夏天结束才有空. 不过我想, 这个学校, 等几个月也是值得的. 再说, 也可以让DD更成熟些.

可是出了门, DD就问我, “我要上这个学校, 是不是?” “我喜欢这个学校”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7)

既然DD现在自己要来, 真不想让她失望. 我又回去问老师, 如果我在学校作义工的话, 是否就可以现在接收DD? 可是老师说已经有几个家长在坐义工了, 再来人就太多了. 不过她想了想说, 6月中后可能会有空, 因为不是每个孩子都来上他们的SUMMER CAMP, 让我再过一个月给她电话, 她就会知道了.

虽然似乎找到了理想的学校, 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没去的时候喜欢, 真去了, 会不会又发生上次的问题? 最好能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 想办法让她适应. 我想到附近有一个CO-OP的学校, 这种学校是家长需要轮流去学校服务, 跟专业老师一起带班. 挺起来是个办法, 但是, 却也要等到秋天才有空; 也想到SHARED NANNY 的办法, 但没有找到合适的家庭. 这段时间, 老公提起过几次SCHOOL A, 那个我们几年前我们参观过又立刻否定了的学校, 老公的理论是, 如果, 那几个会中文的老师还在的话, DD进去也许会不觉得那么陌生了. 或许可以试一试…
学校的OWNER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在美国长大的华裔, 她会讲一些广东话, 但是不会普通话. 老师里有一位会讲国语. 一位是年轻的白人老师, 其余3位老师是西裔. 其中一位不太会讲英文, 她只是安静地忙碌做事, 温和地对我们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 我对她的印象很深, 一下就记住了她的名字: “莱路”.

老师建议在小朋友户外活动的时候来”实习”. 这天天气很好, DD碰碰这个东西, 看看那个玩具, 有些好奇, 又有些紧张. 她不时地回头看我. 确认我在.

一个多小时时间, 过得还顺利. 可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做个决定让DD开始. 学校实在太普通了. 3年前看到这个环境感到失望, 现在也是一样的感受. 对于学校的环境, 我还是看得很重,  因为, 我总觉得, 一个开阔的空间会让人心境愉快. 而且, 这里的PROGRAM也很简单. 没有FIELD TRIP, 没有BALLET, 没有武术, 没有GUEST SPEAKERS… 学费是所有看到的学费里最低的, 离我们所希望给她的”最好”, 都相去甚远.

实在做不了决定. 又拖了两个星期, 这段时间里反反复复的想应该怎样做.  但再拖下去也许不是办法的, SCHOOL F 虽然看起来好,但是那些FIELD TRIPS 对DD来说是否有困难? 他们是不缺生源的, 对于需要特别照顾的学生, 他们能够做到吗? 更重要的是, DD是否在心理上真的准备好了呢? 已经快5月, 如果要去SCHOOL F, 现在也要决定了.

还是先用SCHOOL A 试验一下吧. 我又打了电话给了SCHOOL A的老师, 要求再”实习”一次. 老师爽快的答应了. DD跟上次差不多, 以看为主. 这次我跟校长讲了DD的情况和要求, 她对我说, ” 我知道你的感受. 我父亲生过癌症. 我的最近刚刚流产了一个女儿…, 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到院子里玩的时候, 小朋友都是走坡道, 不走楼梯, 我会领着DD的. 我也会跟DD带着帽子的.” 这时候, 我觉得很感动, DD来上学的事情也就定了下来.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8)

第一个上学的早晨, 到了教室, DD竟然放开了我, 她满脸是泪, 一边大声哭着, 一边大声跟我再见. 她的样子, 比紧箍着我不放更让人心酸. 这个努力坚强的娃娃, 还不到两岁半呀!

这一天, 那个唯一讲普通话的老师, 要走了. 我心理有些遗憾, 觉得不知这是不是又是一个不顺利的开头呢? 然而, 事情出乎预料, 两个小时后我去接她. 老师说, NOT BAD. 她只有断断续续得哭, 没有哭的很凶. 她很喜欢莱路, 一直跟着她, 或者让她抱着, 或者坐在她的腿上. 莱路, 那个只会讲西班牙语的老师, 这时正温和的跟我微笑致意. 她的脸看起来那样的善良, 温柔. 我心理好多感激, 却也只能用一句;’THANK YOU” 来代替.

慈爱, 关怀, 原来, 是可以不用语言来表达的.

第二天, 我要开会, 中午前没法赶回来. 我给她拿了需要午睡的东西, 水杯和她最亲爱的绒毛玩具”大熊”. 我对老师说, 如果她还可以, 就让她在学校午睡. 如果不能, 就打电话给我, 我让爷爷来接她.

这个上午没有收到电话.

下午, 来接她的时候, 小朋友正在做CIRCLE TIME. 我看到我的DD, 做在靠门的地方, 她的周围围绕着她从家里拿来所有的财产: 被子, 枕头, 床单, 水杯,大熊. 她好像”莲花”一样坐在这些东西的上面, 而紧靠她后面的, 是莱路.

连着几个早晨, 去的路上, 她都要哭一阵子, 再抗议一番. 但是过了不久的一天, 她先哭了一小阵, 然后忽然做了决定. 她用手背和衣袖抹了一把眼里, 然后说, “妈妈你看, 我不哭了!我高兴了!我长大了, 上学了!”

这就是我的DD, 我的AMAZING 的小女儿. 我和老公常常想, 她真的只有两岁吗?

在莱路的怀里, 在从家里带去的”财富”里, DD找到了安全感, 度过了最难的开始阶段.

但这时候, 我的心理仍然挂念着那一家有芭蕾舞课的学校. 可是,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我却意识到, 这个决定可能不能由我来做了.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9)

DD对她的宝贝的依赖, 虽然帮她度过了最一开始的阶段, 但是, 却也带来很多问题. 最严重的, 是她喝水的杯子- 那是个带吸管的杯子, 大概有12OZ的容量. 她总抱着她的杯子, 常常在半小时以内吸光一瓶水, 然后又要求装满. 水喝得太多了, 结果隔三差五的有ACCIDENT. 有一天早晨我忘记带杯子, 她一天都很难过, 到处找. 发展到后来, 我们甚至拿两个杯子去, 因为老师说有时候杯子不知道放到哪里了, 她就会很难过.

有一个星期天的晚上, 我跟她商量, 我们明天不拿杯子去学校好吗? “不要”, 她嘟着嘴说. 我说, “你看, 你在家里都跟姐姐一样用开口杯子喝水, 说明你很聪明能干呀. 在学校里, 我们也试一试跟别的小朋友一样, 用小纸杯子喝水, 好不好? 再说, 在学校里喝了太多的水, 容易尿裤子的. “可能最后这句话起了作用, 她犹豫着说, 好.

星期一的早晨, 我领了DD到一个老师跟前, 跟她说, DD已经决定了要象别的小朋友一样, 用小杯子喝水了. 老师吃惊地说, 她会听吗? 我说: 我想她会的. 老师低下身, 对DD说, “THAT MEANS YOU ARE A BIG GIRL TODAY!” DD去玩了, 我拿了一个空瓶子交给老师, ” JUSE IN CASE, SHE GETS TOO UPSET….” 老师将瓶子收起来放在冰箱里.

接她的时候, 老师又从冰箱里将空瓶子拿出来给我, ” SHE DIDN’T EVEN ASK FOR IT!”

瓶子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接下来, 她的枕头, 小杯子, 大熊, 也一样一样的被放回到她的盒子里面, 只有在午睡的时候才拿出来. CIRCLE TIME的时候, 她也从圈外的旁观者变成了圈内的参加者. 而对莱路, 她也不再跟着了.其实, 莱路并不是教课的老师, 而是帮助清洁, 准备食物, 安排孩子吃饭的的辅助人员. DD一来就爱上了她, 校长就让她就尽量陪着DD. 对莱路, 我心里有很多感激, 而对校长, 和别的老师, 也是一样, 他们给DD提供了很多特别的照顾. 开始的两个月时间, 可能是对她接收过的治疗的后期反映, DD的体力不太好, 经常别的小朋友在玩的时候, 她告诉老师, 我累了, 要睡觉. 老师就将她的小床拿出来, 让她休息. 别的小朋友午睡的时候, 她却醒了, 老师又单独安排她吃饭. 老师们的脸上, 永远挂着笑容. 她们总是在忙碌着, 从没有见到她们停下来聊天. 每一个早晨, DD一进门, 老师就大声对她打招呼, GOOD MORNING, PRINCESS! 每一个放学的时候, 老师都要跟她大声说, 明天见DD, I LOVE YOU! 她们的声音里, 总是充满热情和真诚. 在来这个学校的近5个月的时间里, DD只有流过几天的清鼻涕, 没有受过任何伤. 她学会了很多的歌, 会写很多的字母(我从没有在家里交过她), 她学会了骑车子, 上楼梯. 老师又是后甚至特别领她去练习走平衡木. 虽然她走路和跑起来仍然歪歪扭扭, 但她真的不怎么摔跤了. 就连她的理疗师, 都觉得她上学后进步好大.

学校的PROGRAM 并不FANCY, 却很实际, 注重孩子的技能发展. 每个早晨, 小桌子上安排了各种ACTIVITY, DRAWING, BLOCKS, BEADS, DRESS UP…. 是自由活动, 却又不是放羊. 上课的时候, 有写字读书, 也有很多行为方面的教育. 在这里, 很少看到小朋友们之间的争夺, 打架. 有一天, 一个已经毕业的学生回来看望, 她妈妈说, 他实在是很想念他的老师和朋友, 总要回来看看. 这个孩子也做过一个耳朵的手术, 在医院的病床上的时候, 他说, ‘ I WANT MY TEACHERS”. 这个妈妈说 : “THAT SAYS SOMETHING”. 是啊, 孩子虽小, 却对爱有着灵敏的感受.

对DD来说, 上学已经是一件理所当然, 也很开心的事情. 而最令她自豪的是, 她有了很多很多的”最好的”朋友.

总有一间属于我的学校 (10)

在选择学校的时候, 我总是想老师的状况. 但是, 现在, 我才知道, DD真是幸运, 她找到的, 不但是好老师, 还有一群善良可爱甜蜜温情的孩子.

学校的孩子招生是从2岁到5岁, 但当时实际上只有两个比DD小的孩子, 其中一个是校长的儿子. 现在稍微多了几个.

第一次去参观这个学校的时候, 校长的儿子就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朵黄色的小花送给DD. 第二次去, 他又送了一朵同样的花给她. 后来校长告诉我可能是因为DD长得象他的表姐吧.

去了不久后, 我去接DD的时候, 有一个大些小男孩, 就对我说: DD 今天哭了. BUT I TOOK CARE OF HER.

一连几天, 总有几个大些的孩子争相告诉我DD在学校的情况以及” I TOOK CARE OF HER TOO TODAY!”

DD的嘴里, 也慢慢出现了一些名字, 她告诉我, 他们是我的好朋友! 老师也告诉我, ” YOUR LITTLE GIRL IS VERY POPULAR! BOYS, GIRLS, THEY ALL WANT TO PLAY WITH HER, 孩子们有是候还得决定 WHOSE TURN IT IS TO PLAY WITH DD. 老师还说, 如果有小一点的孩子拿了DD的大熊, 就会有大孩子来告诉他不可以拿, 因为那是DD的. 好几个家长也都来问老师谁是DD, 因为他们的孩子总是回家提起她.

后来我听一个中午去接孩子的妈妈说, 5岁的孩子不需要午睡, 所以, 老师安排他们中午的时候做ASSISTANTS, 帮助小的孩子睡觉. 难怪这里的孩子都这么SWEET, 老师的智慧和良苦用心, 真让人佩服. 我后来不久介绍另外一个小朋友过去, 她的妈妈也很惊奇, 说女儿非常喜欢. 她告诉我, 她女儿在旧学校里面一年多的时间, 没有朋友. 有时候, 她有几次问别的小孩子, 可不可以跟她一起玩, 得到的回答是, “NO, 我已经有朋友了”. 小女孩一直在那个学校里不快乐, 来这里一个星期, 便有了好朋友.

DD 好朋友中, 最要好的是狄伦, 一个大眼睛的漂亮小男孩. 常常在早晨, DD进门, 狄伦就跑过来, 耐心地等这我将DD的防晒霜擦好, 然后就领她一只手去玩了.

转眼到了毕业的时节. 学校里大概有1/3还多的小朋友都要升学了. 毕业典礼在院子里举行, 节目不长却很温馨感人. 每个毕业生都穿着红色的毕业礼服, 学校给每人发了一个刻着他们名字的勋章. 校长读了一首很感人的诗, 读的时候, 中间不得不停下来平复一下情绪. 很多家长也都跟着擦眼睛.

典礼结束后, 我目睹了狄伦和DD的”情谊”. 每个毕业生分得一只花, 狄伦坚持要把他的给DD, 可是DD说什么也不要. 过了一会, 狄伦又去跟老师要了一朵来送给DD, DD这回才收下. 我不知道DD是否真的明白还是偶然的反应, 但狄伦是绝对真心的. 整个下午, 狄伦 都跟DD在一起, 他一个人跑到教室里去把DD的熊拿来, 又跟DD分享食物, 看狮子舞的时候, 帮DD站座位, 连他妈妈要跟他一起照相, 他都要一定要DD也进来. 最后还要把他的用糖果做的项链给DD. 期间好多小朋友也过来跟DD玩, 但狄伦 总是形影不离的跟着.

除了狄伦以外, 还有另外两个和DD很要好的女孩子和一个男孩也一起毕业了. 我担心她突然之间失去了这么多朋友, 会难过的. 老师说, 可能会有点, 但是最近我们有意让另外几个孩子跟她在一起玩.我们也给她灌输毕业的概念. 有一个只有3岁的小男孩叫布莱恩, 比DD高不了多少, 却立下豪言壮语, 说狄伦要走了, 该他来照顾DD了. 不知DD是否真的理解了, 大孩子们刚离开的几天, 她稍微有写沉默, 也念道了几次, 狄伦 今天没来, 来拉也没来, 丹尼也没来. 上KINDERGARTEN了. 不过, 不久后, 她就有了新的最好朋友: 杰克森和米多

5个多月过去了, 学校里又新来了好多比DD还小的孩子, DD也不再是那个要大家呵护的娃娃了. 今天上午老师对我说, 最近所有的老师都觉得DD好像长大很多, 她向老师说, 她要帮老师的忙, 她要做一个LEADER.

生活还在继续. 有继续就有希望. 让日子永远这样平凡和快乐. 仅以此文纪念过去从黑夜到明亮, 从绝望到希望的13个月.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